针家精要丨承淡安:练气练指和进针要点

分享

分享到:

    发布于:08月14日 10:59  浏览量:282  来源:未知

专家简介

承淡安(1899.09.01 - 1957.07.01),原名启桐、秋悟,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医学家,江苏江阴人。曾任江苏省中医学校教授、校长。1932-1933年赴日本考察针灸。1930年创办针灸学研究社,参与研习者数千人,遍及国内及朝鲜、日本、越南、新加坡等国,1933年社中附设针灸讲习所,1935年成立了针灸专科学校制订了较为全面的针灸治疗伤寒的方法在理论方面有很高的造诣,如对《伤寒论》、经络、腧穴、针法等均有精辟论述。1955年选聘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承淡安先生以弘扬针灸学术为毕生的追求,一生桃李遍天下。其弟子追随先师的学术风范和学术路径,继往开来,在现代针灸学术研究、医疗和教育等领域进行了重要的拓展。北京的赵尔康、杨甲三、程莘农,南京邱茂良、杨长森、杨兆民、肖少卿,福建的陈应龙、留章杰,广东曾天治,广西罗兆琚,河南邵经明,浙江高镇五,安徽陆善仲、孔昭遐,山西谢锡亮,湖南詹永康等,无不以师出承门为荣。



谈谈练气练指和进针


一、针灸治效的主体

有不少针灸工作者认为针灸治疗是一种物理刺激疗法。是由于针刺神经,引起该部或内脏或器官的机能发生调整作用而治愈疾病的;但从事实上证明,并不完全这样。我从30年临床经验中体会到,这种说法只是发生治效的一种理由,而不属于治效的全部主因。

我认为古今中外一切治疗,可以分为精神治疗、药物治疗、物理治疗三种。

古代的祝由,符咒神方,现代的催眠、灵子,甚至心理移转等等,都是属于精神治疗范围的。

药物治疗,如内服、外用、注射等等。

按摩、针灸、光、电等等物理治疗。

这三大类治疗法,在此不拟详述。我所要讨论的是三大类治效的主体是什么?

精神治疗主要是以术者的精神为主体,辅以受治者的心理移转,而呈现“不可思议”的效果。

药物治疗以药物的性能作用为主体。

物理治疗的主体,虽为器械和光热等等,但与心理信仰、精神贯注也有关系。

我的立论并非从有科学设备的实验室得出,而是以事实和经验为出发点的。完全根据经验所得,潜观默察,以效果作分析。而认为疾病的感染与造成,痛苦的解除,健康的恢复,虽与环境不无关系,但主要还是由于精神心理。我从先父乃盈公的庭训,和自己的临床经验中,潜心体味,认为针效的主体有三大要点,第一是精神的感应,第二是心理的专注,第三是物理的刺激。三者配合,奇功立显。


二、精神感应

上文所说,任何治疗最好伴以精神贯注,也就是说要精神充足,意志坚决,有克服疾病的信心,才易收到事半功倍的疗效。因为人在被疾病所困扰时,心中每多惴惴不安,精神也必然为之不振。如果医家能故意作有利于病人的病理分析,强调症状并不严重,使病人能减轻精神上的负担,提高治愈的信心,在治效上必有相当的助力。如果病情确已严重,而医者又对其直言不讳,甚且加重其词,希图效则居功,败则诿责,那就加重病人的精神负担,使病情更趋于恶化。假使病人是个神经过敏的人,那就更为不利。凡此种种,都是值得我们深深考虑的。

我所以提倡最好给予精神上的鼓舞,就是要使病者的精神,从疾病的魔掌中解放出来。不使病人的思想,终日沉没在疾病的烦恼忧闷中,务必给予一些希望,来振奋他的精神。再配合恰当的治疗,效果必能超出寻常治疗之上。同时此种精神鼓舞,在针术上更能利用术者的精神,藉针丝作桥梁,来援助病人的抗力,而加强他抗病的作用。

可能有人认为这种说法,为毫无科学根据,但我则笃信此说已数十年,在临床上确有此种作用含蕴在针术之中,不过无法在科学实验上表现出来。好比练内功的人,在静坐中能起任督两脉的循环贯注(道家名为小周天),或八脉贯注(名大周天),这种现象只有坐者自知,而无法在测验机上表现出来。如果因为不能在测验机上显示,或化学检验、光学检验上显示出来,就认为不合科学而予以不信任,则未免武断。天下事物不能知其究竟的很多,不应由于现在不知其究竟,就否认它的存在。


三、练气的必要

精神即气。古人所说的“养吾浩然之气”,即指培养精神。先父在日,谆谆以练气为嘱,由于先父不能说明为什么要练气,因而不能引起我的信心。但在临床治验上,我总不及先父的针效。久后相信先父所教,注意练气,针效果然大增。所以在1935年从日本归来办针灸讲习所时,在课程中加入了练气练针一课。

1938年于成都继续办针灸讲习班时,有一位学员黄某,广东人,精于剑术。他也认为人身有电。他用手掌替人按摩,手掌距离被按者的皮肤寸许,被按的人觉有一股热气

按摩,手掌距离被按者的皮肤寸许,被按的人觉有一股热气直入肌肉中,有舒适感,手掌移动,热也随之移动。他说风寒小疾,略按即愈。他来我处学习经络学说,以便结合按摩,利用人体生物电为人治病。一天夜间,他在黑暗的小屋中静坐,两手各握钢制的短剑一柄,剑锋相对,开始时,两锋相对距离2~3寸,有白光一缕,像萤火虫微弱的光,蠕蠕然相接,剑锋相距渐远,光则渐长,约距尺许。由此可证明先父所谕并非虚语。可惜黄君不久即因事他往,天涯海角,无处访问,至今怅然!

总之,人身有电可以无疑。本节所说的练气,即为使人身电力集中于指部,利用此电力以加强针刺的疗效。

古人所讲人身之气,如中气、宗气、元气、五脏六腑之气,所指多端。人体生物电也一定是气的范畴。古人所谓浩然之气可能指此,即所谓精神,亦可能属于人体生物电的一种表现。我们要想提高针术的治效,实有练气的必要。


四、练气的方式

上节所述是说学习针灸时练气的必要,在科学上似不合逻辑,不过历代遗教如此,事实上也是如此。

气是什么?一是组织的机能,一是人体生物电和组织机能是有规律性的,是要受人体生物电支配的。修道家和养生家所谓的修炼,可能就是为了控制和利用人体生物电。人体生物电的性能,可以用野马和尘埃来形容,它如野马之难于控制,如尘埃之充满太空而难于集中。我们如欲利用它,首先必须予以集中和控制,而后才可以随心收放,才能使之逐渐就范,为我所用。

所谓最大的控制力,就是集中思想,集中力量。古书所说“心无旁骛,神无营于众物”,将注意力放置于一定的部位,人体生物电自然会集中到所注意的处所。但在初学时,不易达此境界,务必息心静守,有如河畔垂钓神注于钩的情状。如无恒心,可能如鱼之已入掌握,仍会脱手而逝的。所以必须要有恒心地加以练习。

修道家和养生家,练气的方法似有多种,大都能达到却病延年、强身健体的阶段。至于能利用人体生物电表现出不可思议的事迹,则少有所闻。这是一件很艰巨的工作。

针灸家练气的目的,是求治病速愈,没有过高的奢望。所以对于练气方面,绝不如修道家之有严谨的规律。我所谓练气的方法,随时随地都可以实行。就是:

1.不拘形式的练气法

或坐,或立,或卧都行,只须躯干端正,四肢可以随意放置。最重要的是思想与注意力要集中到脐下约3寸的部位(道家名为丹田),顺着腹部呼吸,自然地将腹肌随着呼气时鼓出,吸气时收进;一呼一吸,一鼓一收,愈微缓愈易进步。但不得注意呼吸,而要注意腹部的鼓收。历时5分钟到20分钟都可以,只要有空闲时间,即可练习。日积月累,继续不断,人体生物电自然会渐渐集中,愈集愈多,其力自强。

2.伴有形式的练气法

正坐垂足,闭目合口,舌抵上腭,此外与上述相同,成效也和上述一样。


五、练习指力

以前的针灸家在修习针术时,最主要的就是练气和练指力,这几乎要占去2/3的学习时间。练气称为修内功,上节

已经说过。不过他们练气的方式各有宗派,不像我所说的“不拘形式”那么随便。一般拜师修道以后,必须经过相当的考验和很多的折磨,一有忽视,就有可能被摒诸门外,使你感到学道入门之不易,须抱坚强学习的决心,苦心勤练,所以成就也能十得其九。如此故高其说、择人而授的作法,固然显示着神秘与自私,但为提高学者珍视学习的程度,倒是值得赞许的。不过我以为医道是有利于大众的,不应有自私,更不应故示神秘,所以决定予以公开。虽然知道公开之后,违反了古人“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的定律,使学者可能不珍视、不肯勤学苦练而收不到效果。但是知而不为,等于故步自封,热望学者不要忽视这看似极易,而实际艰巨的练习方法。

练气有助于推动病人的抗病力,练指力也有三点作用:

一是养成人体生物电与指力感应的习惯性。

一是易于进针,减少病人进针时的痛感。

一是增强施针运气的力量。

所以练气和练指力有着同样的重要。

以前有点穴术,完全凭他平素练习的指力,能在不知不觉间,在别人要穴上轻轻地按上一按,即能使人受伤,甚至死亡。我对此事虽未亲历,不敢认为必有,但可以同乡王晋升君的指力来证明。王君长我30岁,他幼年时曾练技击,精指腕功力,能将砖瓦叠高三尺,以指在顶面的砖片上一点,顶面上的一砖依然完好,下面的全部碎如刀劈。时在清朝末年,地方办团练,请王任技击教师,王曾当众表演,那时我正在家乡小学读书,曾亲眼目睹,印象极深。现在想来可能也是指力与人体生物电合一的效果,点穴术当亦不外此理。


六、练习指力的方法

练习指力的方式种种不一,先父传授的是钻陈账,神针黄石屏传授的是钻泥墙。

所谓钻陈账,就是取商家废弃无用的陈旧账册,厚有寸许,用针在簿面上钻捻,以能洞穿为度。法极简单,往返钻捻半年以上便可应诊。

神针黄石屏衣钵弟子魏廷兰与我神交多年。他的弟子叶心清在重庆,曾一针治愈某人的胃病,名噪一时。1938年,我在成都,以患背脊痛请叶君来针,欣悉其师即为魏廷兰君。承叶君告以魏君每天练拳术与气功,及以针钻捻泥壁,历久不断,修炼相当艰巨,成效也很巨大。

我练指的方法,有三阶段:①1935年前,用木版旧书约半寸厚左右,悬于壁间,高与肩齐,站着用针在书上刺捻;②1935年秋,办针灸讲习所,制可以上下移动的书架,用粗纸绷在木框上,由2~3页逐渐增加至40~50页,或坐或立,在粗纸上用针刺捻;③1937年秋后,在成都时到处传授针术,用变通办法,以粗草纸折至3寸见方,约50页,束作一捆置袋中,可以随时随地取出练习。

第①②法,练习时相当费力,进步慢而工夫持久。第③法,力专在指上,练习不费力,进步快而退步亦快。

此三法虽然全是用右手大指、食指、中指捻持针柄,钻捻纸上,但是钻捻时要注意:

精神要注意集中于针尖上。

捻转时,手指不可用力,只需略用少许向内推进之力。

捻转为回旋式,非旋转式。

进针时要捻转而进,不能直刺进针。

进针要缓,不许针身弯曲。

退针要速,也要旋捻而出,不能拔出。

旋捻进针,腕部必须悬空,方能练出指力。

练习指力,必须依上列七点练习。必须用手工制的粗草纸,不可用机制纸。每日至少练习一两次,每次最少捻转刺入30~50孔。透过20页纸以上时,每刺20~30孔即可。

练习指力主要是①②两项。为了求得针到神到,必须特别用心。





七、进针前

1.定穴

进针前,检查病情,确定病名,定出应针应灸的穴位,和进针的先后,必须做到沉着细心,不要因为初学而取舍无定,影响治效。在定穴时,要注意病人的年龄、体质、病情和有无受针的经验等,来作为定穴多少和部位的参考。

根据先父乃盈公的指示,和我数十年临床观察所得,将定穴时应注意的几点写在后面,是否合乎科学,尚待大家共同研究。

(1)对久病者取穴宜少,部位多取病灶所在的穴位,主用直接刺激。对初发病者取穴较多,部位多取四肢穴位,主用诱导刺激。

(2)对体弱患者取穴宜少,部位以病灶所在为主。对体质稍强的患者取穴宜多,部位以四肢穴位为主,病灶部次之。

(3)对男性患者取穴可较女性多些,对老年患者较儿童取穴多些。

(4)对屡经针治的患者取穴可多些,初次针治的则以少为要。


2.针的选用

针刺是刺激疗法。为适合病情的需要,刺激必分强弱(即补法泻法)。针治时虽然可以指力分出强弱,但是针体与肌肉神经等摩擦面积的大小,却不能以指力分,必须以针的粗细来分。粗针摩擦面积大,刺激力强,反射力也强,制止力更强;细针摩擦面积小,刺激力弱,所得的反应当然不及粗针,但给予肌肉神经的损伤力也弱。利弊是成为正比的。日本人利用机械技巧,所制的针丝相当微细,约为33~34号丝,甚至36号,进针几不能依靠指力,而需借针管叩打进针,虽可减轻进针的痛感,但是进针后的反射和感应也极微弱,所得的效果当然不大。因此他们治急性病等症,多用灸法。所以日本的灸术,反驾于针术之上。

我国古时手工制针很粗,约当22~23号左右,且呈锥形,越上越粗,破坏人体组织也大,进针不但很痛,而出针后留有伤痕。所以《内经》有一针为一痏之说。就是针孔微肿如生小疮的意思,针的效果虽好,但如手法不慎,也可造成残废或伤亡,所以有不少禁针的穴位。

现代使用的针是26号、28号、30号,比旧时的针细而匀,有其效而无其弊,比日本人的针粗,收效大而害极微。日本人为了避免古时粗针的害处,将针丝尽量制细,未免矫枉过正,反使针效退化了。

患者体格强壮的,宜用26号粗针。妇女儿童、体弱、神经衰弱、贫血较重,或是初次受针的,宜用30号细针。普通则使用28号针。

针身有无锈蚀斑痕,是否光洁滑利,针尖是否尖锐适合,在用针前,必须加以检视。对于针的长短也应注意,过长过短都会影响治效。针体的长度以较刺入的深度长出5分为宜。


3.姿势正位的必要

针灸时,患者的姿势应随取入的部位而定,因为:

(1)进针时,针体刺入肌肤,虽然痛感细微,可是由于人体的自然反射机能,难免做回避的掣动,姿位不正,容易使针体弯曲。

(2)运气补泻、经络的感传,有如电掣,有如重压,酸重疼麻,感应不一,如姿势不适,容易移动,易致针体弯曲或断折,而且影响针的感传疗效。

(3)取穴必须准确,才能发挥针效。所以针时的姿势,要求既便于医生能依靠指力、腕力运用手法,又必须使患者舒适,可以耐久不会移动。

基此三点,所以针刺时,病人的受针姿势,必须注意。

针时应采取什么样的姿势,虽然在针灸书的取穴条下都有规定,但是也可以根据病人的体力来采用。病人体力如未十分衰弱时,可以依照规定的姿势针灸。如已病情较重,不论坐卧都不能坚持10分钟以上的,那就有必要变更前人指定的姿势。例如原来规定正坐的,可以改为仰卧或侧卧,或俯卧,根据穴位来决定。原来认为:“拱而取之,都能伸而针之”,或“直立而针”的,都可以改为卧式。在卧式中再“拱”,或“足伸直”来针刺。总之要以不失却定位的准确性,和病人的体力能够支持,使应有的受针姿势不致移动为原则。例如承山穴,依照定法,须“面壁直立,足趾着地,足跟离地,两手上举,按定墙壁而针之”。病者如感不支,就可改取侧卧式,使病人侧卧,两足直仰,足掌不支,就可改取侧卧式,使病人侧卧,两足直仰,足掌斜直,与“足趾着地,足跟离地”的姿势相同,再用医者的小腿抵住病人的足背,防其在有针感时足掌移动,这样就可使病人安然受针了。


4.进针应注意的几点

病经诊断、定穴、正姿后,即可取针。进针时应注意的几点是:

(1)正穴 阳经穴位在关节或筋腱骨骼之间,阴经经穴在两筋或郄腘间。所针的穴,不论阴经阳经,一定要使所针部位的筋骨肌肉舒展而不勉强,有所支持而不悬空。例如针合谷穴,手指作虚握状,侧置,就需使小指侧的腕部前臂有所依靠,被针的手臂必须放在桌上。又如针曲池穴,耍“拱而取之”,即是两手作抱拳状,拱于胸部,两肘悬空,穴面向上,就必须在肘下垫上书或枕垫等,才能有所支持而不致移动。如此穴位既可取准,手法又可发挥,病人更可有所支持,不致掣动屈针,更不会发生伤筋伤骨。

为求进针后经络之气可以畅行,针感传达易于发挥,穴位应力求取准。

(2)切穴 穴位既正,医者右手持针,左手切穴,然后进针。切穴有两个要点:《内经》:“知为针者信其左,不知为针者信其右。”简明切要地指出了切穴的重要。因为探寻穴位,虽有分寸依据,微差有时难免,感应点有时也略有上下。如穴在筋骨之间,必先用左手或右手的大指或指甲,来探索感应点(或酸、或麻、或痛的感觉)去确定穴位。穴位确定后,就要切穴。切穴即是以左手大指甲,掐住取准的穴位,防其移动,而后右手进针,等针刺入后,左手切穴的指甲方能离开,这就是“信左”的要点。

为减少进针时的刺痛,进针前,在应针的穴位上,用指甲由轻而重地掐按,使皮下的知觉神经减去痛感的反射。即前贤所谓“切穴使其气血宣散,下针不伤营卫”的意思。

(3)正神和分神 正神:第一要沉着,不能有犹豫不决的心理。要有“手如握虎,势若擒龙”的精神。左手切穴,右手持针。注意力集中在大指、食指之上,直贯针尖,一捻而直透肌肤。进针要迅速敏捷,及病人感觉或未及感觉,而针已安然刺入。不可进针迟缓,如捻如搓,使病人感痛而产生畏针的心理,致拒针或针效减低。

分神就是分散病人受针时的注意力,尤其是初次受针的病人,进针时大都紧张,易于晕针,所以要先分散病人的注意力。前贤对于进针分补泻,使病人呼气和吸气,然后进针,就是为了分散病人对进针的注意力。使病人先咳嗽再进针,也是一种分散病人注意力的方法。最好进针时和病人闲谈,乘其不注意时进针,就可分散他的注意力了。


5.长针短针进针法

人体有肥瘦,肌肉有厚薄,穴位也不相同。进针深浅适度,则发挥感应传达的效果可以加强。所以用针的长短,要先予决定,而且进针时,短针易入,长针难进。为便于学者的修习,不嫌烦琐,分述如下:

(1)短针进针法 指一寸、寸半、二寸的针。进针时,左手大指切穴,右手大、食、中三指持针(二寸针加用无名指),大指、食指捏持针柄。用一寸针时,中指扶在针身、针柄的接合处;用寸半针时,中指扶在针身中部;用二寸针时,加一无名指扶在针身近针尖处。指力轻微,不要过于用力,针尖轻轻按着皮肤,大指推转针柄微向前进,食、中二指或加无名指,紧接大指的前进,加力扶针,迅速插入皮下,直达应入的深度。当右手进针时,左手拇指甲也用微力向下压,以阻遏皮下神经末梢的痛感传导,往往针入寸余,受者不会感到疼痛。

(2)候针进针法 二寸以上的针,不能完全应用上法,方式需稍变更。当左拇指甲重掐穴面后,右手如式持针,针尖轻着穴面,左手拇食二指夹持针尖部,当右手拇食二指向前推进,其余三指用力下插,迅速敏捷地直达应入的深度。

以上是长短针的进针法,主要要求敏捷迅速,须在一瞬间针入应达的深度。

进针后用针治疗的要点,首为感应,次为传达。这是和效果成正比的。感应快则收效速,传达远则取效宏。感应和传达全以病人的气机为定。但是推动的关键则在医者。因为针的疗效,不仅属于物理的刺激,必须伴以精神的贯注和心理的诱发。

精神的贯注:前贤针法中,不但要求“手如握虎,势若擒龙”,而且对病人有“心无外慕,如待贵人,不知日暮”之说。这就是说明医生的精神应全部贯注在病人身上,以援助病者的气机,调整他固有的机能。当进针时,全神贯注于针尖上,一刺而入。针随意转,意随针行。我们平时修养练气所汇集的人体生物电,即能随心意之所注,随针丝的摩擦感传,而发生感应和传达作用。医者如心不在焉,随便刺针,虽然也能发生感应和传达,但不及全神贯注的疗效显著。此种说法在科学理论上似无根据,于临床实践上,则确有感觉证明,学者可依法操作去潜心体会。

心理的移注:病者的精神因疾苦相扰而苦闷,如果医生能给予安慰,病人的抗病精神便易于振奋。从前中西医家利用心理治病,能收到很好的成效,便是明证。以针治病,有物凭借,除用言语鼓励之外,又能用针的刺激,来坚强病人的意志,效果当可增加。所以在进针时,要分散病人的注意力。进针后,又必须回转病人的注意力于所针部位,以促进疗效。

如何移转病人的注意力?这就需要用灵活的暗示法。或在未针前先用暗示,或进针后给予启发。例如进针以后,一方面全神贯注,做轻微提插的捻动。一方面告以酸!酸!酸上去!(或酸下去)!……病人会立刻注意到针的部位,体味到酸感,也觉得会酸上去,或酸下去。此时双方的精神渐趋一致,已起感应,随针的捻运而发生传达,传达愈远,效果愈大。由于医生的修养,与病者的感应不同,发生传达的远近也不同。

物理的刺激:针家凭一针之微,做种种捻动提插,即为物理的刺激疗法。

在这一方面,我另有一种感觉,附述于此。我认为人身有电,用针刺激,也含有人体生物电的感传。由于人的性情体质的不同,各人发出的电能性质亦有不同。以不同性质的人体生物电,藉针丝为桥梁,它对病人针刺的感应传达作用也会有所不同。但如医生与病人的人体生物电性质相同,则除物理性质的刺激震荡外,不起其他作用。这是我从几次实验中悟出来的。我在四川成都时,曾针一40多岁的妇人,她右腿行走不利已有年余,连针环跳三次,不见感传,病亦不效,第四次来,我适因事外出,她不耐久候,请内子代针,一针甫下,即觉感传,行动立见轻快。后授内子针治数次痊愈。我对此事异常注意。又一次对一哮病患者,针治两次无感应,以其体气不弱,不应有此现象,亦改由内子针治,则立生感传。因此悟人体生物电有不同的性质,但无法证明。1946年初冬,四川简阳养马河镇汪百年突患失明,眼部不红不痛不肿,初觉视野模糊,三日之间竟致不辨昼夜,服药调治半月无效。后来我处诊治,视其眼球与常人无异,与西医所谓之网膜脱落症状相同。我即依照失明针治,针下无感应,二次皆然,于是使内子针之,果获针感,由内子连针数次,即能辨物。续针半月痊愈,恢复原状。因此更增强我对人体生物电性质不同的感念,于此附带提及,希望学者加以研究。


6.催气法

进针后,必须“得气”,发生感应和传达,感应快的收效速,传达远的取效宏。但是也有体弱久病,机能已不活泼,甚至失去作用的,针刺往往不能即有反应,于是须用古人的催气法。我们不必去用古人“爪括针柄”的催气法,而是要凝神静气,轻轻捻动针柄,缓缓提出针身些许,约经20秒时间。如果仍无酸麻感应,即以针再深入少许;如仍无感应,则再提出少许。几次深入浅出的试探仍不能得气时,必须休息几天再针。初次无感应,二次三次才发生感应的,在治例中时有发现,这大多是久病体虚的病人。如体气不弱而连针无感应的,或为上述人体生物电关系,不妨另气不弱而连针无感应的,或为上述人体生物电关系,不妨另换一人为之针治。


7.运气法

《内经·九针十二原》:“欲以微针通其经络,调其血气,营其逆顺出入之会。”这是古人说明针的效用,而又从效用上指出用针的补泻方法。后人从而补充出许多针法,各成派别。详见拙著《中医针灸学》,今不重赘。

运用补泻手法,需要运气。运气的意义,即为推动某组织的机能。一方面利用人体生物电增加来增加推动力量。运气二字,并不神秘,不过是用针手法上的一个术语,和前贤所说的九阳数、六阴数、补法、泻法、烧山火、透天凉等等针法,以及今人所谓雀啄术、振颤术等等,都是针法中的术语。

补法也可称为兴奋法,能促进各组织的细胞活泼,而恢复其机能,或增强其分泌,或加强蠕动,或促进其吸收,依据刺激之所在,而发生不同的效果。与药物补剂、有形物质增加滋养所得的效果类同,因此名为补法。如人体缺乏铁质或钙质,而发生贫血萎黄,发育不足等,则多服富含铁质或钙质的食品补充。针法则系刺激有关胃肠的吸收部分,以加强吸收机能。平素饮食中原含有铁质钙质,因吸收功能低弱,不能吸收,以致缺乏。刺激与吸收机能有关的部分使之兴奋,自动加强吸收,同样可以收到药物补给的效果。针有补法,并非虚假。作《针灸问对》的汪石山,却竟大倡其“针无补法,只有泻法”之说,是错误的。


8.补法的手法

进针后已经得气,于是应用补法的手法,将针柄轻微捻动,由浅入深,缓缓插入,三捻三进而后一退,进速而退缓,指上不用力,此为要诀。《针灸大成》中所谓“慢提紧按”,即是指此。譬如入针一寸,使用补法,针尖退到五分深处,一捻而进分余,再捻而又进分余,三捻共进四分余,此为三捻三进,于是又一捻而缓缓退至五分深处,再三捻三进,再一捻而退至五分处。针者聚精会神,受者也全神贯注。此时针处虽有酸胀重感觉,而病人感到异常舒适。如感应轻微,指力可略加强些;如感应太甚,则捻转可以轻缓些。大约进针得气后,有两分钟的捻转进退,就可以出针了。

针法中的泻法,又名抑制法,也可称为镇静法,能镇静神经的亢奋,能制止异常的分泌,能解散患部的充血,能排泄分泌物的蓄积,能抑制患部的增殖。随所针的部位,而有不同的效用,它与用药物的消炎、杀菌、镇静、利尿、通便等等所得的效果相等。

泻法的手法恰与补法的手法相反,指力要重,提插要快而有势,由深而浅。正如《针灸大成》所谓“紧提慢按”。譬如针入一寸,由一寸的部位,一捻而提上分余,二捻而又提上分余,三捻共提上五分,复一捻而深至原位,往返行之。双方全神贯注,使有剧烈的酸楚,前后有两分钟的时间,即可出针。

至于各家各派的针法,详见针灸专书。


以上仅就个人经验体会所得,拉杂叙述,聊为习针一助。


延伸阅读:

1. 针灸疗效好坏,手法很重要,练习3年才见效,国医大师教你4种练习方法

2. 郑魁山:郑氏针灸家传手法八法(图文)

3. 针灸绝学“烧山火”“透天凉”的17种操作方法




注:本文摘自《现代中医针灸名家医论医话选》,作者:承淡安,培医教育整理,所涉及到各类药方、验方等仅供参考学习,不能作为处方,请勿盲目试用,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注:文中所涉及到各类药方、验方等仅供参考学习,不能作为处方,请勿盲目试用,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


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