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岱:如何提高耳穴诊治的水平

分享

分享到:

    发布于:2020-10-25 14:56  浏览量:218  来源:培医教育微信公众号


专家简介

王岱(1934.9.19-2018.3.25),男,汉族,福建省福州市人。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生导师。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副院长,北京针灸骨伤学院副院长,北京国际针灸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国中医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务。 
王岱教授1959年毕业于上海第一医学院本科,1993年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证书。1995年荣获中华国际医学交流基金会第三届林宗扬医学教育奖。 
王岱教授长期致力于临床及教学工作,中医基础理论及针灸临床造诣颇深。曾受中医名家岳美中、朱颜、方药中和针灸名家程莘农、郑魁山、郭效忠的教诲与指导。治学力求博学、多思、勤奋、务实,理论与实践并重,集临床、教学于一体。

王岱针灸十二讲之

如何提高耳穴诊治的水平



耳诊治疾病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国就已经发现耳廓与人体的内在联系。虽然古希腊、埃及等国也曾有过借耳诊治疾病的经验,但论时间没有我国早,谈内容没有我国多。我们可以从民间流传、古代医籍和近代文献中得出这样的结论。 
我们不能忘记,也不可以否认,近代“耳针”的兴起和发展,法国医学博士、外科医生P.Nogier(诺吉尔)做了大量的工作,立下了汗马功劳。据他自称,1950年亲自拜访过一位经民间医生烧灼同侧耳廓后症状完全消失了的患顽固性坐骨神经痛的病妇,以后他也用同样方法治好了几例同样的患者。诺吉尔经过六年的临床实践,他于1956年在马赛召开的针灸学会上发表了他有关耳针研究的首篇论文。文章指出,外耳并非只是一块弯曲的软骨,外耳与内脏器官存在着密切的联系,内脏有病时,在耳廓上有相应的反射点出现。当时他还根据压痛法提出了分布大致如一个倒置胎儿的《耳穴定位图》。诺吉尔这篇论文连载于德国针灸杂志1957年第3~8月号,后经叶肖麟摘译介绍于《上海中医杂志》1958年第12月号。诺吉尔的新发现,引起了我国医务人员的广泛兴趣,在进一步发掘古代借耳诊治疾病经验的同时,对法国的《耳穴定位图》进行了大量的验证、筛选和补充,逐步形成了我国目前用的《耳穴定位图》。国内学者的工作成效,大致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点: 

1.《耳穴定位图》是否存在 
大多数学者的临床实践与诺吉尔的发现大同小异,认为过敏点(区)基本是呈倒置胎儿的分布。但也有学者与诺吉尔的新发现不相吻合,如上海顾唯钱提出《外耳十二个敏感点》,即耳屏前上、中、下三个,三角窝一个,耳甲上、下两个,耳后从上至下四个,耳边内侧部两个。北京许作霖提出《外耳十五个刺激点》,其中有天癸、神、气、精、肝阳等穴名,是利用中医理论命名的典型例证,在当时和后来都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2.生理性过敏点(区)的发现 
这是通过正常人体耳廓测定分析得来的。由于寻找过敏点(区)的方法不同,故生理过敏点(区)也有出入。但生理过敏点(区)的存在是客观事实。按周鲁基等人选择204例体格健康者,做正常人的耳廓测定,其结果证实正常人体的耳廓普遍有固定的过敏点(区),有八个过敏点为生理性的:①位于耳甲腔中央,为耳廓最薄处,相当于心区;②位于耳轮脚下层处,相当于胃与心区交界处;③位于耳屏间切迹内侧之耳甲腔内,相当于内分泌区;④位于耳屏间切迹下方;⑤三角窝隐端正中;⑥耳舟中部隆起处,相当于肩与肩关节之间;⑦耳垂前缘;⑧眼。在我们临床诊察过程中,也有同样体会,同时发现肾、膀胱亦应列入生理性过敏点(区)。 

3.耳廓过敏点(区)导电量的测定 
耳廓过敏点(区)定量的工作曾被天津耳针研究组所重视。他们测定了240例健康人和500例各类疾病患者,得出初步的结论: 
(1)正常人耳廓过敏点(区)之导电量,一般不超过10mA,在其以下平均占70%~80%。若以20mA为界线,则20mA以下者占90%,故20mA以内可以认为是耳廓导电量之正常范围,超之为异常。 
(2)正常人左右两侧耳廓导电量的差数,其各相同区域之导电量相差很小,在10mA以下者占65%,在10mA以上者则占34.5%。故两侧耳廓相同区域之导电量基本上是平
衡的,若有差异,一般不应超过10mA,超之为异常。 
(3)各类疾患其耳廓过敏点(区)的分布有一定的规律性,也就是说同类疾患其耳廓过敏点(区)经常在某些相同的区域内表现有压痛或导电量增高的改变。如高血压患者在耳廓的内分泌、肾上腺、皮质下区;消化性溃疡患者在耳廓的胃、大肠、小肠、脾区;癫痫患者在耳廓的额区、枕区、内分泌等区导电量皆有异常现象。其他各种疾患亦有类似情况。从上述分布情况来看,各类疾病于耳廓上之反应,并不固定于一点,而多表现为几个区域导电量的变化。各类疾患虽然于耳廓上有几个导电量改变的过敏点(区),但与其相应之过敏点(区)内,导电量的改变却较其他各区高。如阑尾炎患者之肠区导电量较其他各区高占85%;消化性溃疡患者,其胃、肠区较其他各区高占70%;癫痫患者之额区较其他各区高占59.20%,故导电量最高者对疾病诊断有比较确切的意义。另外,从每一区导电量分布情况来看,疾病相应区之导电量多高于10mA以上,相应区左右两侧导电量之差数较大。所以从耳廓相同区域内导电量的不平衡,对临床诊治都有实用的价值。 
(4)导电量高低与病程的关系,似乎有这种现象,慢性病,病程长,其导电量偏低,一般分布于50mA以下;而急性病,病程短,其导电量偏高,多半分布于50mA以上。压痛点与病程亦有一定的关系,急性病,病程短则压痛明显;慢性病,病程长则压痛不明显或不出现,大多数病例仅有导电量之改变。所以如果对于慢性疾患的治疗,单纯选取压痛点治疗就显得困难与不足。在慢性疾患的治疗中,用导电量寻找过敏点(区),似乎比压痛法的意义为大。在我们临床诊察过程中,也有同样的体会,同时发现低于正常人导电量的也有临床意义,可见于慢性、退行性疾病患者之中。 

耳针的临床应用,不外乎诊断与治疗两个方面。诊断是治疗的前提与关键。诊断必须紧紧抓住耳穴的定量、定位与定性三个环节。 
定量:我们在前面已经谈及,压痛法虽然可以在同等压力的情况下,区别无痛点和痛点,特别是奇痛点,对诊治急性痛症有较大价值,但不如采用导电量来得客观。因为它有量的比较。但目前耳穴探测仪均不太理想,极容易受温度、湿度的影响。探查时探测极的面积、压力、方向与接触耳廓皮肤时间等因素,医务人员稍微掺杂一点点主观性,就会影响探测的结果。更由于导电量基准值不同,往往容易出现假阳性或假阴性。 
定位:我们在前面也已经谈及,由于我国的耳穴和法国的耳穴是在不同历史条件下发展起来的,我国的《耳穴定位图》加入了中医理论体系的诊治内容,而法国的《耳穴定位图》则主要按解剖定位,两者混合在同一张耳穴定位图上。由于目前耳穴定位只停留在经验阶段,增进新耳穴越来越多,其间有些立论不足,甚至互相矛盾,使医者在临证时无所适从,并且造成国内外耳穴名称和定位的混乱。所以必须通过文献、临床和实验三方面的论证,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实行比较公认而有效的耳穴标准定位方案(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耳穴名称与部位》)。 

耳穴的诊断方法可以按一望、二摸、三测、四压逐步进行。刺灸方法常用的有以下几种: 


阅读全文:王岱:如何提高耳穴诊治的水平


关注官方微信